• <u id="oqaw2"><code id="oqaw2"></code></u>
  • <wbr id="oqaw2"><samp id="oqaw2"></samp></wbr>
  • <object id="oqaw2"></object>
  • 招生辦熱線:027-60586777歡迎訪問鄂州電子科技學校官方網站!

    1 2 3 4

    聯系我們

    鄂州電子科技學校

    咨詢電話:027-60586777

    學校網址:www.friendsofrosehill.org

    學校地址:湖北省武漢新城葛店經濟開放區復興大道6號



    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動態 > 文字工作

    文字工作

    |電科·閱讀時光| :謝謝你,芬芳了我的花季

    瀏覽:|更新:2019-6-18 16:00:03

    偶爾路過花店,獨自隔窗凝視那片斑斕如云的美麗,那如夢的花季里浪漫的景致,便如夏夜的螢火閃閃爍爍,不時以它的絢麗一擁而入我的腦際。

    高一那年寒假,我不幸染上乙肝,如冬日殘云般飄落在醫院雪白的病床。

    病房的主治醫生楊光,有一張年輕而開朗的面孔,就像他的名字一樣。第一次仔仔細細為我做過檢查之后,他微笑著對我說:

    “小丫頭,好好配合,不出一個月,保證讓你飛出這片白色!”

    接著,把一只手伸到我面前:

    “來呀,伸出手來!”

    于是,我們手掌對著手掌用力相擊。一剎那,白色不再孤獨空蕩,青春的生命里,從此盈滿了他的年輕開朗。


    同病房的病友韓冰兒,是個大四在讀的外國語大學的學生。她整天戴著一副耳機,安安靜靜地倚著被子,聽一些流水般清澈的古箏曲子。

    她濃密的黑睫毛下那對黑葡萄粒似的大眼睛,在四壁慘白的病房里,顯得格外亮,又格外的美麗而憂傷。

    楊光醫生每次為我檢查完身體,都會用一種極令人鼓舞的語調說:

    “比我期望的恢復得還好還快。小丫頭,不簡單哪!”

    他總是叫我小丫頭,其實他也只有26歲。而他的眼睛又總是越過我,深深的注視著韓冰兒。這使我的心里常涌出一絲說不清楚的酸澀。



    春節即將到來時,我們的身體都已基本康復。

    一天早晨,楊光一臉燦爛的微笑著走進病房,變戲法般從身后亮出一束鮮花——一束正微啟花瓣的淡黃色的小雛菊中,夾著一支含苞欲放的深紅色的玫瑰;ㄖπ藜舻缅e落有致,映得白慘慘的病房透出春的溫馨。

    楊光抽出那支暗香飄游的深紅色的玫瑰,插在冰兒床頭柜上一只空藥瓶里。然后,把剩下的那束小雛菊,全都舉到我臉前:

    “小丫頭,這些都給你!”

    我看到冰兒臉上閃過一絲熠熠的光輝。



    入夜,月亮的冷冷清輝,透過玻璃窗灑在那束花上。我側過身體凝視它們。

    對著那支我認為最美麗的夾著血絲紅的淡黃色小雛菊,忍不住伸出顫抖的指尖輕輕地觸摸:你能為我快點盛放嗎?我一遍又一遍默默地對著它喃喃低語。

    于是,猶如步入童話世界般,在我的凝視期待中,它竟緩緩地綻開了一個甜柔的微笑。我清楚地看著它如夢中云霧幽幽地吐蕊綻放,直到全部細小的花瓣盡力伸展并向后舒卷開去……

    清晨,我將這花兒的一夜怒放,急急地告訴了冰兒:這有靈性的鮮花一定是應了我心中的渴求才奉獻了它爛漫輝煌的一刻!

    冰兒笑了,她告訴我,是因為病房的暖氣花兒才“早熟”的。管它怎樣,反正我有了每夜與花仙子獨處相依的樂趣。

    心里于是有了一種期待。盼著黃昏快快到來,驅散白日病區特有的嘈聲;盼著走進萬籟俱寂的月夜深處,讓我獨擁那片斑斕如云的美麗——

    我將與它們無語凝望,傾聽除夕夜空中鞭炮的尾音流蕩著春的夢囈。

    每朵花的綻放,都讓我沐浴著生命之光;每次綻放的璀璨微笑,都給我的心境注入新的激情;深夜的病房寂靜無聲,唯有花的芬芳伴著我的呼吸悄然入夢。


    當初春的陽光射入病房時,冰兒和我都辦好了出院手續。心里想著,馬上就要走了,我再也聽不到楊光醫生那愉快的嗓音和話語,再也不會有人對我說:

    “小丫頭,伸出手來!”

    然后手掌對著手掌與我相互拍擊,不禁感到一陣悵然。

    就在那一刻,我決定送他一件禮物做紀念。風風火火地奔到街上,一家家小店飛快地進進出出,最后,目光停留在一個打火機上。

    其實,打火機本身并沒有多少含義,只是外面那個不算精致的套子上印制的幾個英文字母,讓我毫不猶豫地買了下來:Memory(記憶)。


    冰兒沒有對任何人說再見,一個人悄悄出院了。

    我知道,她一定裝走了那張壓在枕頭下面,獨自一人時,常常相對流淚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看上去很有風度的中年人,瀟灑的身姿儒雅的氣質——冰兒和他有著一個不被那個時候的我所能理解的故事。

    楊光走進病房,望著冰兒那張已經收拾得整整齊齊的病床,落寞代替微笑寫在他的臉上。他迅速轉向我:

    “她……走了?”

    我點點頭,又使勁搖搖頭,不知怎么的,就掏出了那只已在口袋里捂熱了的打火機舉到他眼前。

    楊光接過去,讀著套子上面的英文字,臉上頓時顯出激動的神色。

    “是她讓你給我的,是嗎?”他的眼睛幸福得閃著光亮,“你這個小丫頭呀……”


    我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只是在出門前再一次回首深深凝望:那曾經燦爛如云輝煌如火的美麗花朵,已化作片片祝福飄落床前。

    那落花紛紛如詩般無限浪漫,那彌漫在空氣中的芳香將永駐我的心間。出院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著楊光,想著那束曾給我無限美好日夜的芬芳,內心里有種說不出的異樣的空寂感覺。

    我走了,我的打火機將留在他的身邊。

    就讓他去想他愿意想的事吧,最重要的是——我的打火機將相伴他左右。

    是的,Memory,每當他掏出它,讀著上面的字,打出那一朵小小的暖暖的火苗,在黑暗中閃著光亮,就一定會想起……冰兒。*END












    久久久久 精品国产麻豆91_91亚洲国产成人久久精品网站_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99_91亚洲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